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实习生 饶雪莲

  直到陈波打算把他开了两年多的保时捷轿车卖掉时,他才知道车上装载的音响并非原装的“博士”(BOSE)牌。在与重庆豪大名车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大公司”)协商无果后,陈波将豪大公司起诉至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要求“退一赔三”。

  9月3日拿到法院判决书的陈波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法院判定陈波返还车辆,豪大公司退还61.98万元的购车款,并赔偿185.94万元。

造假的“BOSE”车载音响。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造假的“BOSE”车载音响。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买保时捷遇上冒牌音响

  陈波的保时捷轿车购于2015年3月6日,型号为“Macan”。据他介绍,生产商提供该车的基本配置,由消费者选择内饰、燃油箱大小、车轮等配置。其中,车内音响也属于选配范围。注重音质的陈波选择了美国扬声器品牌“博士”。

  陈波提供的发票显示,这辆装载有“博士”音响的保时捷轿车总价为61.98万元。

  2017年6月,陈波准备将轿车卖掉。“我把车开到二手车(交易)市场,懂车的师傅发现音响商标有问题。”陈波回忆,听车行师傅介绍,如果是真的“博士”音响,“BOSE”的标识不会掉:“他说我这个是贴的标志”。

  随后,陈波找到卖给他车的豪大公司进行协商。陈波说,豪大公司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更换原装的“博士”音响,并终身免费为这辆保时捷做保养。

  陈波没有同意该方案,并将豪大公司起诉至渝北区法院,要求“退一赔三”。

涉案保时捷。涉案保时捷。

  法院:构成整车欺诈

  渝北区法院于8月27日作出的判决书[(2017)渝0112民初16516号]显示,经该院委托,重庆市鑫道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于今年4月8日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虽涉案车辆车内音响处表面粘贴“BOSE”牌标识,但经勘查、比对,涉案车辆音响系统为非“BOSE”品牌保时捷车载音响系统。

  豪大公司辩称,陈波使用该车达两年之久,且并没有提出相关异议,即使存在欺诈,因音响不影响车辆使用,即使赔偿也仅限于音响部分。

  法院认为,本案的一大焦点在于豪大公司对音响欺诈的行为是否构成整车欺诈。

  判决载明,保时捷生产商装载的“BOSE”牌音响已成为涉案车辆整体质量的一部分,是评判选配后车辆是否符合出厂质量的标准之一;此外,保时捷作为豪华汽车品牌,消费者对此所期待的,不单单是通常的驾驶功能,还追求更好的驾驶体验和乘车享受,而品牌音响亦是提供更好驾驶体验和乘车享受的重要部分。换言之,涉案车辆是否配置“BOSE”牌音响足以影响陈波作出是否购车的决定。

  该院认为,豪大公司虚构、隐瞒音响配置的欺诈行为导致涉案车辆不符合双方约定的整车质量标准,足以影响陈波作出是否购车的决定。故豪大公司对涉案车辆音响的欺诈构成对整车的欺诈。

  渝北区法院判决撤销陈波与豪大公司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判决陈波在判决生效次日起十日内返还所购车辆,豪大公司返还陈波购车款61.98万元;判决豪大公司判决生效次日起十日内支付陈波赔偿款185.94万元。

  豪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李祖东9月4日告诉澎湃新闻:“我们肯定要上诉,这样的判决我们不服从。”他说,该公司交给陈波的车是原装进口的,未经过任何改动,“只是配置搞错了而已”,不应当“退一赔三”。

《鉴定意见书》(部分)。《鉴定意见书》(部分)。

  律师:不是事故车也影响消费者决策

  陈波的代理律师、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晔认为,对于购买品牌豪车的消费者而言,音响配置虽不影响驾驶安全,但会影响到消费者的品牌认知和内心感受。所以,即使不是事故车,但音响配置的欺诈行为同样也会影响着消费者的消费决策,影响着其最终的真实意思表示。

  陈晔说,本案中,《汽车销售合同》对配置“BOSE”牌音响作了特别约定,但未单独对“BOSE”牌音响的价款作出约定。在此情况下,音响就不具有独立存在的商品属性,音响与车不构成物与物并列的法律关系,而是构成了整车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因此,法院最终认定豪大公司对音响配置的欺诈行为亦构成对整车的欺诈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