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晓亮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虽然,这片土地从来不缺各种魔幻现实。就拿高考来说,作为中国第一大考,关系全社会人才选拔,关系数百万考生命运。特别是在阶层板结固化、向上流通异常艰难,寒门难出贵子,甚至“一考定终身”的情势下,高考公平对普通学子意味着什么,不难想象。

  所以,高考公信力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当地权力生态健康程度,也是社会信心的重要表征。可是,某些权势者仍将腐败之手伸向这片净土。之前有过一些地方大规模弊案,比如前些年松原高考集体舞弊案,牵连甚广,涉案者众。当地舞弊已产业化、规模化、组织化;舞弊禁而不绝,不仅出现教师卖作弊器材获利,领导干部子弟被保送等问题,甚至考场出现试卷被抢走抄袭事件;还有在考生志愿阶段上做手脚的,私自填报、恶意篡改等各种作恶;最终极的当然还是直接冒名顶替上学,比如当年的罗彩霞案等。

  由此可见,从考场舞弊、到志愿填报、再到录取入学,几乎全链条各环节都存在各种乱象,所以如今看到“4名家长称考生答题卡被调包 考生:作文不是我写的”(8月7日《新京报》)消息,不少人第一反应是“宁信其有”,也就好理解了。

  此事近两天才引来关注,但其实当事人维权已一个多月。从放榜后,爆料者苏先生就先在博客上曝出维权经历。随后,其他有类似经历的3名考生家人与之联系。4家人因此相识,开始网络实名举报。

  因为他们的孩子估分600多,重点高中年级排名也算靠前的,结果查分却只有300多,近乎腰斩;估分500多的,也是直接对折,只200多分。如是一门失常,或一科涂错,也难出现如此极端低分。而在核查之后,发现答题卡有异,质疑被掉包。

  有多异常呢?其实哪怕是如松原,买通监考,当场抢卷子硬抄,这也不算啥。毕竟明火执仗,坏在明处,一目了然,该怎么处理,自有公论。但这次则极为蹊跷,热映的《狄仁杰·四大天王》都可改拍这一期“四大冤枉”:不只是平时成绩不错,估分也都正常,突然查分“出错”,而是目前接触到的各自答题卡,都处处透着诡异。

  一人作文直接换“题”了,一人四门三科考号都不一样,个人二维码也不同,而且姓名都有涂改,笔迹也有不同。另两位不知是否接触到了自己的试卷答题卡,至少这两位的异常,是不好解释的。

  除非第一个孩子说谎,否则查一下她的作文题就不难发现,“同题”作文的那位,有可能就需要解释下。而且已默写第一段,加笔迹鉴定,双保险不信还抓不出那位“窃题者”。而第二个姑娘,不可能自己名字都还写错还要涂改吧。同一卷,粗细俩笔迹,也说不过去,还有考号二维码的“四分之三错误”,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另外两位的试卷,也应该尽快尽可能公开释疑。这其实也是此案中更让人不吐不快之处,两位能接触到试卷答题卡的,其实还是有些“身份”,要么供职于公职单位,要么家人“在教育系统工作”,他们或都是通过个人途径接触到某些试卷答题卡的。而通过正常复核等维权途径,想要验明正身,效率之低,阻力之大,则更是不难想见。

  如果在当地没一定“活动能力”,全无内部关系途径的普通人家孩子,遇到这种直接“打对折”的考分异常,难道就只能吃哑巴亏么?或者说至今各地又有多少没有进入公众视野,没能及时得到纠偏的“错漏历史”?而对于几位实名举报的当地高招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滥用职权、组织考试作弊、内外勾结”问题,显然也需要更充分更令人信服的权威调查结论和处理意见。

  这个也不是凭空想象,胡乱指摘,假如掉包是真,那么要完成掉包,可比之前那些作弊器材,当场抢卷要难一万倍。甚至从那个“真假作文”看,如网友所言,晃眼一看,真有几分类似。除非是刻意模仿该生笔迹,否则不可能有此巧合。而不同考号、粗细笔迹等,也说明若真有掉包团队,那其分工协作,组织化作案,也是颇具规模,绝非草台班子临时起意。

  现在教育厅已回应“依法依规调查、及时向社会公布”。那最好所有疑点都能在阳光下解释清,从公布涉事试卷答题卡情况开始吧。不要再以所谓涉密推搪,没有足够公开和公信就会引来猜疑,仿佛考生是置身某个魔幻科幻的诡异平行世界。